转化医学之恶性黑色素瘤的临床蛋白组学研究

Cell Biology and Toxicology  杂志发表了 György Marko-Varga 教授团队题为“转化医学之恶性黑色素瘤的临床蛋白组学研究“ 的文章(2019 年 2 月 13 日) 。皮肤黑色素瘤是欧洲第六常见的癌症,占所有已诊断恶性肿瘤的 3.4%,20% 的恶性黑色素患者经治疗后复发。恶性黑色素瘤恶性程度很高,可迅速转移到区域淋巴结(3 期)和远端器官(4 期)。靶向肿瘤治疗是 4 期黑色素瘤的标准治疗方法之一,例如 BRAF 抑制剂 vemurafenib, dabrafenib 联合应用 MEK 抑制剂 trametinib 可以有效地治疗有 BRAFV600E 突变的黑色素瘤。与常规化疗相比,针队 BRAFV600E 突变的靶向治疗治疗有效率明显提高。但是在癌症得到控制一段时间后,大多数药物敏感患者对靶向治疗产生抗性并出现致死性的疾病进展。人们对可能导致对 BRAF 抑制剂抵抗的诸多因素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临床工作中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也促使人们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来解决肿瘤转移和治疗抗性的分子机制。与基因组学研究相比,蛋白组学通过检测蛋白产物的量,转录后修饰,蛋白定位,代谢,蛋白之间相互作用和功能等,可以更好地解决临床问题。比如对患者体液和组织的蛋白质组学分析可以帮助识别肿瘤标记物和新的治疗靶点。在实际工作中,好的蛋白组学平台应该包括自动化的病人生物信息和样本管理,组织切片,染色,蛋白提取,酶切,可定量的质谱分析(标记或非标记)及转录后某种修饰蛋白的富集等。例如结合蛋白质磷酸化和乙酰化组学的研究,可以对黑色素瘤疾病发展的不同阶段和生物学基础有更加详实的理解。蛋白质组学,基因组学和转录组学一起,和蛋白测序和肿瘤标志物分析相结合,对疾病的发生发展会有更加深入的理解。同时以病人为中心的质谱检测可以在单细胞水平提供关于药物分布和代谢的信息。这些科研进展对于我们研究在体内药物的作用和疗效十分重要,并将为发现更加安全有效黑色素瘤的治疗方法提供帮助。以黑色素瘤和肺癌为疾病研究重点,科研与临床紧密结合,欧洲癌症 Moonshot Lund  研究中心旨在发展世界尖端水平的肿瘤研究。中心特别关注药物对癌症的个体化医疗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      XD –  宋东莉


评论区

匿名
  • 暂无评论